首页 电影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专访平遥艺术总监马可·穆勒:策展要从肚子和心出发

2021-07-01 96 zmmzmm
专访平遥艺术总监马可·穆勒:策展要从肚子和心出发

站点名称:专访平遥艺术总监马可·穆勒:策展要从肚子和心出发

所属分类:电影文章资讯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2021年6月2日,电影《建筑师》在江苏泰州举行首映。抛开书本此次作为受邀媒体全程参与了首映礼,并且有机会专访到了田壮壮导演、马可·穆勒主席、摄影师何山、剪辑萧汝冠以及主演韩立。

特邀嘉宾,威尼斯节自1980年至1995年东亚电影选片人、2004年至2011年威尼斯节总监、被媒体称为“将中国电影推向世界第一人”的马可·穆勒亲临现场,与媒体观众见面。

今天6月7日正值马主席的生日,抛开书本将为大家带来马可·穆勒主席的个人专访。

采访:刘小黛、朱令仪、东SIR

编辑:Protokollant

拍摄:七木三

策划:抛开书本编辑部

马可·穆勒 Marco Müller

马可·穆勒1953年6月7日生于意大利罗马。著名的电影制片人、电影史家、影评人。先后担任多个电影节的主席,是把中国电影推向世界的第一人。 由他担任制片及联合制片的多部电影都在各大电影节获奖。如张元导演的《过年回家》夺得第56届威尼斯电影节五个奖项;《无主之地》获第74届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奖;《无记名投票》获第58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等。

马可·穆勒研究生毕业后结识了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的中国第五代电影人,之后到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1977年6月,马可·穆勒在学校的露天电影场看到了谢晋导演的《红色娘子军》,从此便真正爱上了谢晋导演和中国电影。那一时期,他还看了很多民国时期的老电影如《神女》、《十字街头》、《天涯歌女》等。同时在现实中对中国社会的了解也让他在日后对中国第五代电影人最初拿给世人的作品充满了认同感。对于在中国的这段经历,马可曾说:“正是因为中国电影才让我觉得我应该继续把时间奉献给电影,甚至去主办大型的国际电影节。”

抛开书本:若干年前,您把中国电影介绍到西方,有媒体称您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第一幕后推手,那时的中国电影有哪些特质吸引了您呢?

马可·穆勒:中国电影在每个阶段都有它各自的特质和凡响,我觉得最幸福的是我和中国电影之间的关系是有一个过程的。

1975年我到中国的时候有北朝鲜电影、罗马尼亚电影和阿尔巴尼亚电影,国产片只有几部样板电影,当时我就注意到那时候中国电影的片头片尾是没有字幕和导演名字的,因为那个年代的电影大部分是基地创作,不会显示导演是谁。

在大概1973年到1976年间,我注意到一部不错的电影《磐石湾》,它不仅是样板电影也是样板戏,还有一部样板电影是《青春》,陈冲在里面扮演的是一个哑巴,影片中她的目标是一个哑巴总有一天要变成电话总记,当时我们就觉得这真的是电影风格上一个非常极端的表现,我们一定得想办法知道这两部影片的导演是谁,结果大概过了一年后我们就发现是谢晋导演,这是1975到1976年间发生的。

《磐石湾》剧照

《青春》剧照

到1977年有一大批1949年到1965年解放后的老电影再次登上屏幕,我几乎每天都会去看两三部,结果有一天晚上我和杜阿梅看了一个电影叫《红色娘子军》,我们觉得谢晋的电影是会把现实主义风格与好莱坞风格结合在一起的,这种相结合的方式是对电影形式的创新,从那时候起我就想办法跟这位老师见面,后来我就变成了他的师弟。

我在1981或1982年在《电影手册》做过谢晋的专访,他那时候还是我的老师,每次我去上海都会去跟他见个面。

1981年我在意大利都灵做了第一次大规模的中国电影回顾展,当时放了135部电影,那个时候为了准备这次项目的片单我看了大概三百多部老电影,我经常来北京的中国电影资料馆看电影,希望知道有没有一些新导演的出现。

那时候我是威尼斯电影节东亚的选片人,威尼斯电影节第一部中国主竞赛的作品是1980年凌子的处女作《原野》,它是根据曹禺话剧改编、刘晓庆主演的,我非常喜欢凌子这个人,但她没有继续拍电影,只拍了两部。

《原野》剧照

凌子在1979年就跟我说北京电影学院1978年开学后很快会有学生作品,她给我介绍了几部短片,我看了这些短片后觉得有一部真的是特别成功,它特别能代表一个新的年轻一代的作品,这部短片就是田壮壮导演的《我们的角落》。

可能我是很多第五代导演所接触到的第一个老外,因为陆陆续续的我就变成了很多电影的伯乐,我把《黄土地》拿到了瑞士,《黄土地》全球首映是在香港电影节,但是国际首映是在洛迦诺国际电影节,不仅是壮壮、凯歌,还有好多好多导演。

《我们的角落》剧照

我觉得中国那么大,要有多种性的电影节,我第一次去成都的时候,峨眉电影制片厂的电影风格和电影形式与北京的是不一样的,同时又跟中国南方也不一样。

那时候我跟很多第五代年轻导演马上就建立了朋友关系,因为我真的是觉得如果没有他们的电影我就不能去了解中国,他们自己要说的跟要拍的是一致的,是内容和形式统一的真实。

抛开书本:您接触中国电影好像还是谢晋导演的时代,您认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电影有了什么样的改变?现在中国电影走向了市场,甚至对世界来说都是很重要的电影市场,您认为这些对中国电影特别是艺术电影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马可·穆勒:我觉得中国电影走向艺术市场也要看是谁带路,目前中国电影最起码有一两个方向是特别值得注意的。

比如说一部分导演就一直拍有艺术价值的商业片,像是非常有经验、非常优秀的中国香港导演徐克,我把他的第一部《狄仁杰》拿到威尼斯去参加主竞赛,是因为我觉得这部作品在很多方面做得都特别成功,它的内容特别特别丰富。

再比如说,威尼斯等三大电影节不太喜欢放类型片、喜剧片,像戛纳的喜剧就特别少,但有一次我任威尼斯总监的时候管虎导演的喜剧作品《斗牛》参加威尼斯,我第一次认识了主演黄渤,那时候我就对黄渤说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你很快就会成为中国的卓别林。

《斗牛》剧照

我举的这两个徐克和管虎的例子,他们算是带队的导演,因为他们的这两部电影真的是有艺术价值。威尼斯在这方面做的是一种开拓工作,它还成就了一个很优秀很成功的中国喜剧导演宁浩,徐克、管虎和宁浩他们又是三个不同的方向。

我在威尼斯的时候也一直说要注意陈可辛,因为陈可辛不仅是非常不错的导演,而且他有自己的工作室,也帮带了好多年轻导演。在这方面江苏的王超非常重要,他也有工作室,王超所做的让我特别想要继续去了解他。以上所谈的这些导演都有自己很强的方向感。

抛开书本:刚才说了您从谢晋导演开始接触中国电影,谢晋导演、张元导演、第五代导演、第六代导演……一直到现在,您觉得在您这个过程中,哪个时候是中国电影最好的时代?

马可·穆勒:我在年轻的时候就决定把我的很多实力集中在中国电影上,是因为我觉得从三十年代初上海电影就开始创造他们自己的语言,这个在亚洲恐怕只有中国和日本,他们的电影语法跟跟美国好莱坞的电影语法是不一样的。

我当然也觉得三十年代的上海也有新浪潮,像费穆、袁牧之,我那时候就看了他们好多电影,虽然有几部电影我没有拿到国外去放,但我觉得在那个年代上海也可以去拍有实验性的、有实验价值的电影。

袁牧之 《马路天使》

抛开书本:这几年亚洲电影特别是东亚电影在世界重要电影节上取得了良好的成绩,特别是我们的邻居日本、韩国都拿到了金棕榈,以您的观察中国电影离这一步有多远?

马可·穆勒:我在威尼斯任总监八年、选片人十五年,在这期间侯孝贤的《悲情城市》获金狮奖,之后《大红灯笼高高挂》银狮奖、《秋菊打官司》金狮奖、蔡明亮的《爱情万岁》金狮奖、还有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金狮奖。

我记得威尼斯在1995年有三部华语片获奖,是蔡明亮的《爱情万岁》、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还有王家卫的《东邪西毒》

《悲情城市》剧照

《爱情万岁》剧照

我当总监后,李安两部、贾樟柯一部电影都在威尼斯获奖,这期间几乎每年都有中国电影获奖,尤其是我们在庆祝中国电影一百年的时候,《三峡好人》获金狮奖、刘杰的《马背上的法庭》获威尼斯地平线单元奖,这就说明从八九十年代中国电影就很不错。

《马背上的法庭》剧照

现在的问题是很多韩国片在国外有很大市场,但中国却相对缺乏,我觉得国外市场这方面也要兼顾,电影节策展人要做好推广工作,做非常具体的市场推广,做好中国电影的代理人

现在中国国内有几家很不错的公司做中国电影的代理,但是以前的话就相对没有系统。

抛开书本:刚才说到中国现在有庞大的电影市场,也出现了单部票房五六十亿的国产电影,以您对世界各地电影市场的了解,中国这个电影市场存在哪些需要改进的?

马可·穆勒:可能代理公司觉得他们代理的影片不一定需要国外市场,但是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电影在追求票房高度的同时还要兼顾电影市场的发行广度。

中国电影市场改进的话就要突出成功的文艺片,因为就像我们每年在平遥放的中国导演的处女作每年起码有五六部,这就说明平遥电影展还比较小,中国也有一些其他青年影展在做,就说明中国每年最起码会有比较不错的青年导演出现,但是他们的电影上院线会非常困难,这方面感到特别为难。

在平遥每年都有华语片,我是想办法把他们介绍给外国的代理公司,他们也卖给了十几个或二十几个国家,那既然国外有市场为什么中国不能有市场。

抛开书本:对中国一些比较大的城市的影迷来说,去影院看电影除了院线电影外还有一个渠道就是各地各种电影节,电影展和各种类别的电影展映活动,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您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电影策展人也参与了多个中国内地影展的组织策划工作,您觉得在中国内地做影展和在世界其他地方做影展有哪些共性,又有哪些根据中国内地的现状要特别侧重的?

马可·穆勒:电影审查对中国电影来说是一个挑战,但也得服从规则,我在当威尼斯电影节总监的时候,在那十一天中整个威尼斯就变成了无人地带,好像是无主之地,很自由。

对于青年策展人来说,我的建议是选片工作要从情绪出发,因为如果那部电影没有打动我,那我为什么希望把它分享给其他人呢,我觉得要从肚子和心出发,如果从脑袋出发就会偏离一些初心。

对于青年电影人来说,我觉得要心里装着观众,因为我也当过制片人,担任过监制的影片在戛纳、威尼斯、柏林及奥斯卡都获得过奖,我从1991年和张元成为朋友,到了1996年,张元跟我说他要拍一部电影《过年回家》。

他知道他心里的的观众是中国观众,知道中国观众会喜欢他的电影,事实证明这部影片在国外也非常受欢迎,他不仅获得了威尼斯最佳导演还把技术卖给二十几个国家,但是心里装着观众也是需要时间的

马可·穆勒推荐《建筑师》

抛开书本主编刘小黛、马可·穆勒

抛开书本记者朱令仪、主编刘小黛、马可·穆勒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