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仙人骑鹤下江南

2022-01-12 10 admin
仙人骑鹤下江南

站点名称:仙人骑鹤下江南

所属分类:电影文章资讯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七十二峰朝大顶,二十四涧水长流。其中最长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犹如神助,低端被掀起拉直,通向毗邻那座唯有一名年轻道人修习天道的小莲花峰,瀑布如一条白练横贯长空,数万香客见到此景,仿佛置身仙境,更加寂静无声,偌大一座武当山,几乎落针可闻。水起作桥为谁横?齐仙侠亲眼见到古剑连鞘飞出太虚宫,尾随其后,沿着悬挂两峰峰顶水桥奔掠向小莲花峰,看到骑牛的怔怔靠着龟驼碑,喃喃自语:“今曰解签,宜下江南。”

那柄仙人古剑围绕着年轻掌教飞旋,如同故友重逢,欢快雀跃。

心神激荡的齐仙侠喝声问道:“洪洗象,你到底是谁?!为何吕祖佩剑与你灵犀相通!”

骑牛的年轻师叔祖置若罔闻,神情怔怔,掐指再算,许久才吐出一口气,朝齐仙侠微微一笑,缓缓起身后伸手抚摸那柄停滞悬空的古剑,手指一抹,三尺青峰清亮如水,剑鞘分离,轻声道:“你去江南,你去龙虎。我随后就到。”

剑鞘往龙虎山而去,剑身朝江南而飞。

古剑先行“下山”。

一身朴素道袍的洪洗象拍了拍尘土,骑上一只体型巨大的黄鹤,望向江南。

江南好,最好是红衣。

幼年上山便从未走出过那道玄武当兴牌坊的新任掌教,被世子殿下骂做胆小鬼的年轻道士,总算是有那胆子下山了。天生奇景,道人骑黄鹤远去。

黄鹤于云间穿梭,掠过西北雄城鱼龙关,气势雄浑,关城锁阴边陲,防线绵延,重叠构造防守之势,壁垒森严,是帝国漠北咽喉之一,有军伍士卒登城远眺,不知是谁第一眼敲见那只黄鹤,似乎还有一人坐于鹤背?有人?还真有一人!这个消息立即疯传开来,边关将士都涌上城头制高点,果真看到一名道士模样的仙人乘鹤东行,这座西北雄关顿时炸开,当黄鹤在头顶呼啸而过,众人痴痴抬头,不敢言语,生怕惊扰了天人的天上逍遥。

中原繁华地,有黄鹤楼矗立于大江畔,翼角嶙峋,气势豪迈。曾有诗仙留有传世名篇“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相传五百年前,关西逸人吕洞玄修道两百年,终证仙位,立誓世间有一不平事便不愿上升天庭,以诗剑酒悠游人间,曾驾鹤过此楼,引来紫气东升,楼内墙壁上写有各朝各代名诗佳句三百余,以那首黄鹤登魁。今曰有一场盛大诗会在楼上召开,中原士子们正酒兴与诗兴勃发,猛地听说有一只神异黄鹤自西向东而飞,都来到外廊观看,近了,才猛然惊觉有仙人坐于其上,不输当年吕祖风采!一位位文人搔客面面相觑,不敢置信,世间当真有陆地神仙?

五百年前乘鹤去,五百年后驾鹤归。

烟波浩渺,黄鹤当空掠过黄鹤楼,一名老士子呆呆说道:“我辈目睹此景,不枉此生。”

江南。

旧人旧景旧曾谙。

秋风起,秋叶落,人生聚复散,秋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曰,此时此景难为情。

“你就是徐脂虎?”

一道阴沉嗓音传入耳中。

二乔怒而抬头,循着声音抬头望去,看到一名年轻男子蹲在报国寺墙头上,背了一柄长刀。

徐脂虎伸手将不知世事险恶的丫鬟揽到身后,平静问道:“找我何事?”

刀客咧嘴狞笑道:“在下袁庭山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与你那世子殿下的弟弟有些恩怨,再说了,拿人好处替人办事,若非如此,袁某也不至于跑到这江南道与你一个寡妇过意不去。”

徐脂虎沉下脸,并不慌张。

从徽山一路奔赴江南道的袁庭山哈哈笑道:“外头卢府侍卫都给我劈死,报国寺几个秃驴不识趣,也一并砍杀去西天见了佛祖,说实话,如今江南道上也就棠溪剑仙能与袁某一战,可惜去了京城,徐脂虎,别说你是在报国寺,就是在卢府,袁某也能从大门口一路杀到你跟前!”

徐脂虎冷笑道:“要杀便杀,跟个娘们似的唠叨什么?”

袁庭山丝毫不怒,很好奇盯着这位尤物寡妇,啧啧道:“以往袁某杀人,的确不与那些将死之人废话半句,只是你不同,来头有趣,随便给一刀香消玉殒了去,着实有些可惜。”

徐脂虎问道:“此话怎讲?”

袁庭山歪了歪脑袋,伸出一只滴血的手臂,笑道:“你不怕死?你若是依仗着北凉娘家那名来暗中保护你的死士,那袁某不妨告诉你,那位兄弟也死了,约莫是有些年数没干大买卖,有些生疏,否则袁某恐怕得迟些才能入报国寺。徐脂虎,现在你怕死了吗?”

徐脂虎惨然一笑,问道:“身后这小女孩,你如何处置?”

袁庭山直截了当道:“自然是一刀的事情,袁某没那怜香惜玉的癖好。”

徐脂虎转头看去,丫鬟二乔天真笑道:“小姐,二乔怕疼,但不怕死。”

徐脂虎闭眼道:“你动手吧。”

袁庭山站起身,立于墙头,脸色狰狞,缓慢拔刀。

“你敢?!”

有言语伴随古剑清鸣声呼啸而至。

有一剑,由千里外武当山而来。

落于徐脂虎身前。

黄鹤驾临江南湖亭郡,一名年轻道士如流星坠落,瞬间来到报国寺院中。

饶是心智坚韧不拔如袁庭山,才跃下城墙,也顿时目瞪口呆,一柄飞剑诡异悬在空中,再有一个岁数不大的道士出现眼前,这道人却是行事更加匪夷所思,遥望东南,怒道:“赵黄巢,信不信洪洗象一剑斩断你赵氏气运!”

古剑瞬间消失不见。

龙虎山山门前,先有一剑鞘从九天云霄直坠大地。

再有古剑飞来,恰巧回归剑鞘。

古剑入鞘时,整座龙虎山轰然震动。

继而不见仙人踪影,却有仙人传声而来:“赵黄巢,信不信洪洗象一剑斩断你赵氏气运!”

龙池气运莲,刹那间枯萎九朵!

天师府祠堂,众多供奉百年千年的祖师爷牌位跌落于地。

龙虎山一名中年道人怒极,望向斩魔台:“洪洗象,不管你是吕洞玄投胎还是齐玄帧转世,如此逆天行径,就不怕天劫临头?!”

仙人再度言语如九霄天雷降落在斩魔台,遥遥传来:“修道七百年寒暑,区区天劫能奈我何?!”

报国寺中,那年轻道士尚未出手,袁庭山便已是七窍流血,咬牙以后背撞破墙壁,一退再退,肝胆欲裂。

安然无恙的小丫鬟二乔,扯了扯身前女子的袖子,茫然道:“小姐,是天上来的神仙吗?”

徐脂虎红着眼睛,别过头,不去看那位生平第一次动怒的年轻师叔祖,好似小女子赌气道:“什么神仙,武当山来的臭道士。”

骑鹤下江南的年轻道士口口声声连那天劫都不屑,只是这会儿竟然露出让丫鬟二乔疑惑的局促不安,一只大黄鹤停在院中,吹落桂子无数。

始终撇过头的徐脂虎沉声问道:“你来江南作甚?”

二乔只看到那道士红着脸,欲言又止。

她心想这位神仙道长是不是脸皮也太薄了?

徐脂虎缓缓转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一直被寄予厚望去肩扛天道的年轻道士羞赧嚅喏道:“洪洗象啊。”

徐脂虎重复问道:“你来做什么?”

年轻道士壮着胆子说道:“那年在莲花峰,你说你想骑鹤。”

她转过身,背对着这个胆小鬼。

这个放言要斩断赵氏王朝气运的道人,深呼吸一口,笑道:“徐脂虎,我喜欢你。”

“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喜欢你七百年。”

“所以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喜欢你更久了。”

“下辈子,我还喜欢你。”

丫鬟二乔眨巴眨巴水灵眸子,小脑袋一团浆糊,只看到小姐捂着嘴哭哭笑笑的,就更不懂了,唉,看来小姐说自己年纪小不懂事是真的呀。

年轻道士伸出手,轻声道:“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这一曰,武当年轻掌教骑鹤至江南,与徐脂虎骑鹤远离江湖。

仙人骑鹤下江南,才入江湖,便出江湖。

ps:雪中悍刀行的第199章仙人骑鹤下江南 第一次发 各位不喜勿喷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