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雪中悍刀行》第八讲_唯有情字最杀人

2022-01-12 14 admin
《雪中悍刀行》第八讲_唯有情字最杀人

站点名称:《雪中悍刀行》第八讲_唯有情字最杀人

所属分类:电影文章资讯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各位读者,大家好。

  事先声明,本集催泪,女生请备好纸巾!

  咱们上回书说到,轩辕敬城藏拙二十年,读书读出了个陆地神仙,竟是能和家主轩辕大磐酣战一场。

  此时徽山下着大雨,轩辕敬城就如落汤鸡一般,站在雨中,不停的捂嘴咳嗽,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

  老色胚轩辕大磐的冲着亲孙子放声大笑道:“你辈儒生,恪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可我问你,轩辕敬城,你修的什么身,齐的什么家?活了一辈子,连媳妇女儿都保护不了,真是窝囊!”

  已是陆地神仙的轩辕敬城轻声道:“老祖宗,你确实该读一读被你视作无用的书,武功可以由秘籍练就,想要成就陆地神仙境界,却不是靠着秘籍堆积就行的。”

  此时的轩辕大磐已是面目狰狞,面对一位陆地神仙的攻击,说不怕肯定是假的,他歇斯底里的大声喊道:“你也配与我说大道理?”

  轩辕敬城一脚将轩辕大磐踹倒在地,笑问道:“轩辕敬城与你说话,老祖宗自然可以当作耳旁风。只是此时仙人与你说话,你怎的还是这般自负无知?”

  随后,轩辕敬城又看向他爹轩辕国器,面对这位薄情的父亲,他始终还是下不了杀手,只是淡漠的说道:“请父亲下山,此生不可以再上山。”

  轩辕国器万万没想到,被他视作废物、病猫一般的长子,竟是变成了一头凶悍的猛虎了!在轩辕族人的一贯思维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轩辕国器见情势不妙,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这之后,轩辕敬城看向女儿轩辕青锋,眼中满是温暖,这是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瞥,随后他朗声道:“天垂千象,地载万物,皇天后土,轩辕敬城跪天地以求死!”

  话音未落,一道如山峰粗壮的紫雷落下,把轩辕敬城和轩辕大磐都裹挟其中。紫雷过后,这一对爷孙同归于尽,连灰烬都没留下半点。

  听众不禁要问,轩辕敬城进入陆地神仙境界,为什么会引来天雷呢?

  这里咱们就要再来介绍一下武夫与三教中人,境界提升方式的不同。

  武夫修行,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进入一品境界后是金刚,往后是指玄,再往后是天象,最后是陆地神仙,讲究循序渐进。武夫中的最强代表,无疑就是武帝城王仙芝,他就是靠着水磨工夫,一步步走到了天下第一宝座。

  而对于儒释道三教中人来说,佛门入一品既金刚,可以由金刚境直接入陆地神仙;道门入一品既指玄,可以由指玄境直接入陆地神仙;儒家入一品既天象,可以由天象境直接入陆地神仙。

  可三教中人相比同境界武夫,往往是打不过的,三教中人境界虽高,多数却不以打架见长。也就是说即使赵黄巢或是轩辕敬城成了陆地神仙,面对李淳罡、王仙芝这样的武夫,也多半是打不过的。

  而一旦成为陆地神仙,相当于和天地产生共鸣,会遭到天道的反扑,会有天罚降临。

  遗憾的是,轩辕敬城走了一条旁门左道,勉强跨入陆地神仙境界,却注定抗不下天劫。如果换成同为天象境的曹长卿,他成为陆地神仙的时候,就不会害怕天劫。

  就这样,一生充满悲剧色彩的轩辕敬城,如流星般一闪而逝,只给后世人留下一个枯瘦却伟岸的背影。

此时的轩辕青锋已经哭成泪人,她记得,在她年幼时,父亲每年都会在墙上刻下她的身高,记录她的成长。想必那段时光,也是轩辕敬城这些年在人情冷漠的徽山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后来,随着年纪渐长,轩辕青锋逐渐懂得人情世故,开始替父亲感到羞耻,父女之间渐渐疏远。想必此时,当她知道自己父亲为她付出了多大代价之后,这个曾年少不懂事的少女,定然会怀念有父亲陪伴的那些年少时光吧!

  可能轩辕敬城这位儒圣也没想到,不久之后,他始终小心守护的爱女,竟是成为了百年来第一位女子武林盟主,一袭紫衣的轩辕青锋,将能够号令天下群雄,将徽山推向武林之巅。

  可此时面对父亲的死,轩辕青锋还只能蜷缩在雨中呜咽,这么多年,她都不愿意跟这个窝囊老爹多说一句话,此时此刻,她却是后悔莫及!

  不管她爹到底有没有本事,有没有让她觉得丢脸,但是她爹这一辈子,把能给她轩辕青锋的,已经都给了,没有丝毫保留。

  而在轩辕敬城死前,就已经替女儿安排好了后路。他通过一系列高超的算计,找人杀了二弟轩辕敬意,清洗了有反叛意图的客卿,还跟徐凤年做了一笔买卖,又给轩辕青锋留下了一批得力干将,确保爱女能顺利接手徽山。

  他还给轩辕青锋留下几个锦囊,不仅教她如何治理徽山,还留下了最后的遗言:

  “打你出生那日起,爹便在老桂树下埋下一坛酒,以后一年一坛,至今已二十三坛矣。私下取名女儿红,可好?莫怪爹唠叨多语,委实是这些年与你说话不得。”

  “清明时分,你娘若不愿上坟,青锋不必勉强。既然不能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已是人生幸事。”

  “以后孙子叫扶摇,孙女便叫雅颂,如何?这些年爹没事就翻阅古书典籍,委实是百般头疼都想不出满意的名字。爹希望他们以后要念书便念书,习武便习武,天地是大,所站不过方寸地,人生苦短,才百年三万六千五百日,糊糊涂涂过了一辈子,就很好。”

  这位人间最了不起的读书人,临死之前,交代的尽是些鸡毛蒜皮小事,这个比谁都活得明白的父亲,只是希望女儿能糊糊涂涂,一生幸福。

  如此伟大的父爱,轩辕家那些自私自利的族人,可能永远都不会理解!

  除了每年酿造一坛女儿红,这二十年间,轩辕敬城每年都会酿造三坛当归酒,两坛让人送给妻子,一坛自己喝。他喜欢喝酒,所以一坛根本不够喝;他妻子厌恶那些酒,所以从没碰过。

  轩辕敬城死后,他妻子独自一人拿起酒杯,却发现杯底写着两行小字:

  “人生但苦无妨,良人当归即好。”

  轩辕敬城一直在等他心中的“良人”回心转意,他喜欢当归酒,或许只是喜欢“当归”二字的寓意!当归酒苦涩,而这种苦涩的味道,不正是他这一生的写照吗!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喜欢这样一个没良心的女子,这么多年,即使是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可喜欢一个人,又当真需要什么理由吗?

  搁在现在,轩辕敬城的行为叫做舔狗。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可即便一无所有又怎样?轩辕敬城诠释了一句话:我喜欢你,与你何干?

  得知轩辕敬城死讯后,这个甚至自己都说不清到底喜欢谁的女子,也跳崖自尽了,临死前,她只说了句,“敬城,不跟你赌气了。”

  对于轩辕敬城的一生,真的很难给出简单的评价。

  他本可以做一个匡扶社稷的治世能臣,却始终没能走出徽山,只是为了那个破鞋女子和不懂事的女儿。他的人生本可以无限精彩,却因为一个情字,成了千百年来最可笑的陆地神仙。可不管怎么说,我们可以说他是一个好人,他想为这个世道做些事,想让妻女安稳,为此他不惜一死。

  更多评价,就留给听众们吧!

  轩辕敬城死后,徐凤年也信守承诺,留下北凉铁骑,帮忙镇压徽山的各方势力,作为回报,他也把看得上的徽山秘籍,都运回了北凉。

  面对空荡荡的大雪坪,轩辕青锋依旧在雨中痛哭,不知道在想什么!

  徐凤年走上前去,帮她撑起雨伞。

  而此时,李淳罡就在不远处见到这一幕,老剑神不禁回忆起了过往。

  如果说此时的江湖是群雄逐鹿,各领风骚。那五十年前的江湖,就是独属于李淳罡一个人的。他十六岁入金刚境,十九岁入指玄境,二十四岁入天象境,被誉为五百年一遇的剑道天才。

  那时的李淳罡,东观广陵大潮,踏潮头而过江。北看千万野牛奔腾,踩牛身如履平地。南临汪洋巨浪拍头,一剑炸开江海。西上烂陀山以剑问佛,斩杀罗汉二十三!他初入江湖就已无敌,无数江湖女侠为之倾倒,他却从不正眼去看。

  年少时谁没想过鲜衣怒马,青衫仗剑走江湖。而那时的李淳罡,则靠着一人一剑就让所有江湖人都黯然失色。可在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当初无限风光的剑神,变成了如今邋里邋遢的羊皮裘老头?

  其实致使他境界大跌的原因,并不是比武输给王仙芝,也不是被齐玄帧用言语毁了剑心,更不是因为被人斩断一条手臂。

  一切原因,只因为一个女子;一切缘起,也只因一个情字。

  当年,已经名声鹊起的李淳罡,第一次遇见那个身穿绿袍的少女,那时候她还是个尚未习武的笨丫头,可短短几年之后,酆都(fēngdū)绿袍儿就成了和他齐名的四大宗师之一。

  后来,酆都绿袍儿前来挑战李淳罡,她本可以轻松躲开李淳罡刺来的一剑,可她却没有躲,而是选择死在剑下。李淳罡后来才知道,酆都绿袍儿竟然是他的仇人之女,既然不能为父报仇,而她又爱上了仇人,所以她选择死在李淳罡的剑下,只有这样,才会被这个男人记住一辈子。

  为了救她,李淳罡赶赴龙虎山斩魔台,去向齐玄帧讨要续命丹药,可还没等走到,绿袍儿就死了。临死前,她躺在李淳罡的怀里,柔声道:“天不生你李淳罡,很无趣呢。”

  又是困死在一个情字上的女子!

  打那以后,李淳罡心灰意冷,境界一跌再跌,这才被人斩断一条手臂,又自愿躲在听潮亭下二十年,从此不再握剑,只因为他心里对绿袍儿有愧!

  直到此生不能再相见,李淳罡才知道心疼是什么滋味,他之所以要教姜泥练剑,未尝没有在姜泥身上看到酆都绿袍儿影子的原因。对于老剑神来说,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姜泥和徐凤年斗嘴,最大愿望就是收姜泥为徒。

  望着徐凤年替轩辕青锋撑伞的场景,李淳罡回忆起酆都绿袍儿,当初他们也曾一起撑伞,走在小路上,有过短暂的快乐时光!

  此时,再想起轩辕敬城临死前的神情,他这一生最后想说的话,不就是那“不悔”二字吗?而酆都绿袍儿临死前,似乎有话要说,却已经说不出来,可现在想来,那一心求死的傻丫头,想说的两个字,必然也是“不悔”!

  这个傻丫头,既然明知不能和李淳罡在一起,她就宁愿死在他剑下。爱到忘我,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凉!

  回忆起过往一幕幕,李淳罡心有所动,大喊一声:“剑来!”

  此时的大雪坪上,发生了比天降紫雷更加震撼的一幕!

  徽山之上,所有人的佩剑一齐出鞘,向大雪坪飞来。而在临近的龙虎山上,数千名道士的数千把桃木剑也一齐出鞘,浩浩荡荡飞来。

  两拨飞剑,遮天蔽日,场面蔚为壮观。

  当初在北凉,纨绔公子徐凤年根本不把钱当钱,见到喜欢的东西,动辄就是打赏成百上千两银子,他那时的口头禅是:“技术活,当赏。”

  而见到眼前这壮观一幕,他只觉得是头皮发麻,喃喃自语道:“娘嘞,这技术活儿,没法赏了。”

  这一日,李淳罡入陆地神仙境界。

  不久之后,武当山上也有异相发生。

  龙虎山和武当山对峙千年,这千年之间,两山都有得到真人举霞飞升,可要论名气和实力,所有飞升仙人中,排在第一的当数武当山的吕洞玄,被后世人称为吕祖。吕洞玄既修天道,又修剑道,两样都是天下无敌。以至于在他飞升五百年后,都不曾有能和他比肩的人物出现。反观龙虎山的那些得到真人,却一个个都如泥塑雕像,刻板疏远,远远看上去就让人敬畏。

  对于吕祖,整个龙虎山都有着复杂感情。既敬佩他的伟大,又惋惜他不是龙虎山的道士。

  自从洪洗象一步入天象境后,就有一位龙虎山道士来到武当,要和她比试武功。这名小道士名叫齐仙侠,是龙虎山修行天赋最好的年轻人,跟吴家剑冢的吴六鼎一样,是年青一代的天之骄子。

  齐仙侠人称“小吕祖”,可见实力不俗。

  齐仙侠继承了龙虎山道士的特点,做事严谨,身上仙气十足。他刚来到山上时,发现堂堂武当掌教洪洗象,竟是在山下替香客挑行囊。除此之外,整座武当山都让他倍感意外,洪洗象没有半点掌教架子,整天骑着青牛,关心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且武当山的拳谱秘籍,也不对外保密,上山烧香的香客也能学,洪洗象还亲自教。

  在武当山上,一直留存着一把古剑,据传是当年吕祖羽化飞仙时留下的。这把剑,要是放在龙虎山,肯定会被当成镇山之宝供奉起来,而在武当山,却是被随意的摆放了五百年。

  洪洗象实在不愿意跟齐仙侠动手,对他来说,打架有什么乐趣,还不如倒骑青牛来的舒坦,于是他对人称小吕祖的齐仙侠说道:“吕祖留下的那把古剑,你真想要就拿去好了,我当没看见。”

  齐仙侠性子古板,怒斥道:“吕祖的遗物,岂可儿戏?”

  洪洗象无奈道:“那你总找我打架,也不是个事啊。”

  齐仙侠冷笑道:“总要分个胜负才能下山。”

  洪洗象无奈的苦着脸道:“真是怕了你了,你们龙虎山委实不像修道之人,哪来那么多胜负心!”

  类似这种对话,他们俩每天都要进行很多遍。渐渐的,两个人竟是成了朋友,可只要齐仙侠一提出要比武,洪洗象骑上青牛,掉头就跑。

  这一天正好是玉京尊神真武大帝的诞辰日,突然,武当山上有异相发生。

  沉寂了五百年之久的古剑,竟是嗡嗡颤鸣起来。

  齐仙侠望向古剑,发现这把古剑连同剑鞘一起,都飞向了骑牛的洪洗象。这把剑就像见到了老朋友,绕着洪洗象欢快的转圈。

  以前洪洗象就经常给自己算卦,他总是在卦象上找理由,说卦象不好,不适合下山。而今天他又算了一卦,解签之后,他喃喃自语道:“今日解签,宜下江南。”

  齐仙侠瞬间猜到了真相!

  真相就是,洪洗象是武当山吕祖转世,同时,他还是龙虎山的齐玄帧转世。也就是说,五百年前吕洞玄,五十年前齐玄帧,如今的洪洗象,其实是一个人!

  齐仙侠被尊称为小吕祖,却在武当山遇到了真吕祖,这就是假李鬼见到真李逵了!

  洪洗象笑着在古剑身上弹了一下,说道:“你去江南,你去龙虎。我随后就到。”

  于是乎,剑鞘飞去了龙虎山,剑身朝着江南飞去。

  而一直胆小如鼠,二十年不敢下山的洪洗象,却是骑着一只体型巨大的仙鹤,就此离开武当山,去江南道看望一袭红衣的徐脂虎。

  这一日,洪洗象骑鹤下江南,入陆地神仙境。

  而他之所以要下山,是因为远在江南的徐脂虎有难,他要前去营救。

  其实,早在七百年前,那一世的洪洗象,就爱上了那一世的徐脂虎。可生生世世,他们都没能在一起。为了等徐脂虎,吕祖过天门而不入,选择转世投胎,每一世都选择等这一袭红衣!

  上一世,他转世成了大天师齐玄帧。可上一世的徐脂虎去烧香时,却被龙虎山拦在山外,致使齐玄帧没能等到徐脂虎。

  所以齐玄帧也没有飞升,而是选择兵解,转世成了洪洗象,再等徐脂虎一生一世。这段爱情,已经历经七百年,得知有人要害徐脂虎,洪洗象一怒之下,又会做出怎样的事呢,咱们下期再聊。

  说回到这三位,可以说,他们之所以能跨入陆地神仙境界,都和一个情字有关。

  而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又在谈论什么呢?            

  这个问题从来就有简单的答案。可我觉得,这三个人的故事,多少能让我们从中领悟到些什么。

  轩辕敬城爱上了那个破鞋女子,为了她们母女平安,他舍弃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舍弃陆地神仙的修为,只求一死。而那个女子,她的爱又何曾不伟大?她爱上了画像中人,枯等画中人二十年,至死不渝。而她一生中,是否有片刻爱上过轩辕敬城,我们不得而知。女子无情时,负人最狠;女子痴情时,感人最深。她又何尝不是被爱情折磨的可怜人?

  酆都绿袍儿爱上了杀父仇人,她为了所爱之人刻苦练剑,既然不能和他在一起,他情愿死在他的剑下,让他铭记一辈子,这份爱亦是超脱生死!李淳罡风流绝代,可真当他失去绿袍儿后,才知道心疼是什么感觉。如果能让爱人死而复生,他当不当天下第一又何妨?就算生生世世不再握剑,又何妨?

  洪洗象为了一袭红衣,等了七百年,一次次的转世投胎,只是为了看她一眼,见她一面就胜过了飞升成仙。而徐脂虎,又何尝不是在等那个胆小不敢下山的小道士,为此她甚至不愿回北凉,而是在江南道忍气吞声,这份爱难道就微不足道了?

  世间至味是一个“情”字。可以肯定的是,书中这三对男女,他们都不曾后悔爱过!

  怎么才算是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见到对方之前,不知道情为何物,错过之后,就更不知情为何物了!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借着三位陆地神仙的故事,劝诸位听众一定要珍惜眼前人,也祝各位: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注定莫错过姻缘!

  洪洗象骑鹤下江南,他与徐脂虎的爱情故事,将会何去何从?徐凤年离开徽山前往武帝城,这一路又会有怎样的奇遇?

  一切精彩,敬请收听我的下回讲书,徐脂虎踏鹤飞仙。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