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浅谈《雪中悍刀行》——盏酒敬英雄(一)

2022-01-12 8 admin
浅谈《雪中悍刀行》——盏酒敬英雄(一)

站点名称:浅谈《雪中悍刀行》——盏酒敬英雄(一)

所属分类:电影文章资讯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浅谈《雪中悍刀行》——盏酒敬英雄

年前,小编向各位分享了《雪中悍刀行》——才情篇和豪情篇。今天,小编将向大家分享《雪中悍刀行》——人物篇。并且此刻正值新年,小编就以五盏酒,敬《雪中悍刀行》里小编心中的五位英雄。

第一盏,敬:嚣张跋扈大纨绔,身不由己徐凤年。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徐凤年,北凉王徐骁长子,出生就享无尽荣华,偌大凉王府,就数他敢拿着笤帚追着自己亲爹一顿乱打,口无遮拦的骂徐骁。王府内姿色尚可的妙龄侍女,无一不被他挑逗轻薄,凉州境内所有勾栏花魁,尽入其手(至于有无实质关系就不得而知了),经常和北凉辖内的几位官僚子弟狼狈为奸,对于欣赏的人事,一掷千金,对于不喜的人事,打骂也从不手软。口头禅就是:技术活儿,当赏。

可谓不学无术,嚣张跋扈,十足纨绔一个。

可事实呢?

如若他不是那个嚣张跋扈,不学无术的纨绔,想要他性命的也许就不仅仅是那些半夜潜入凉王府的刺客了,估计连远在万安城的离阳皇帝也会想尽办法令其夭折于幼年。

纨绔本非本意,实乃身不由己。

当然,小编第一盏酒敬徐凤年,不是敬他这腹黑城府,更不是敬他嚣张跋扈,而是敬他坐镇西北,只为百姓守国门。

徐骁在时,北凉内部齐心,文有李义山,武有陈芝豹等六位义子,诸多春秋老将犹存,就算是在离阳朝,尚有半点香火之情。可到了徐凤年这里,对内,谋事、将领多为新人,还要抗住陈芝豹以及自己父亲带来的无形压力,收复三十万北凉铁骑的军心。对外,与离阳彻底决裂,北凉的参差百万户是他仅有的后盾,三十万铁骑是他仅有的手牌,而他守的,却是离阳国门。

耗费无数人力物力,修筑拒北城;运筹帷幄,统领凉莽大战;身先士卒,与十八位武学宗师共御北莽。终是兑现他在数万离阳儒生面前所说的:“我将为中原大地镇守西北,北凉三州以外,不受北莽百万铁骑一蹄之祸。”

北凉三州以外,不就是离阳么?

新凉王,徐凤年,当得这第一盏酒!

第二盏,敬:两剑三战动江湖,折剑出世温不胜。

文中道:他温华,一个无名小卒到了泥土里的浪荡子,到了江湖,跟落难时的小年一起勾肩搭背闯荡过,被人喊过一声公子,骑过那匹劣马还骑过骡子,练成了两剑,临了那最后一口江湖气,更是没对不起过兄弟,这辈子值了!

这是总管对温华的总结。

一身破旧衣衫,一个装酒葫芦,再加上一把粗制木剑,天天做白日梦,偶尔偷鸡摸狗,就是这个浪荡子的标配。他的梦想有三个:一个就是凑齐银子,买一把真正的铁剑;再一个是成为名动天下的剑客;最后一个则是娶一个媳妇儿。相对而言,第一个貌似要好实现一些,

可是,这么一个低到了泥土里的浪荡子,如果不是因为徐凤年,谁会在意他这个天天做梦的落魄江湖客?他又如何能与京城第一剑客、与棠溪剑仙比武?能遇到京城名妓李白狮?更枉谈名动江湖。

可当他学会了黄三甲的两剑,与京城知名剑客比武,虽得名温不胜,可好歹也出名了,还得了棠溪剑仙的名剑霸秀,更吃了京城名妓李白狮的鲤鱼,眼看自己的三个梦想全部都要实现的时候,却自废窍穴,自断手脚,更是折了那把被视若媳妇儿,连摸都不给吴六鼎摸一下的木剑,退出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江湖。

为的,只是一个自己认识一年多一点的兄弟。

徐凤年而出江湖时,在襄樊城,请温华吃了一顿酒,因此温华一直说欠了徐凤年,这次,应该全部还清了。正如温华所说:“借人银钱十两,当还十二三两。”

可他还徐凤年的,何止一顿酒。

犹记得温华那句:“不练剑了。”

温华,至情至性,至高至圣。

温不胜,当得这第二盏酒。

第三盏,敬:百万生魂压弯腰,瘸腿凉王徐人屠。

徐骁,身负很多称号:北凉王、大柱国、徐瘸子、大将军,但更出名的还是那两个字——人屠。但是,纵观徐骁一生,无论为人夫还是为人父都是失败的。

为人夫,首先是未能阻止白衣案发生,白衣案后,发妻吴素受创,几年后身死,可徐骁直至死去,也未能为自己发妻报仇。因此,为人夫,他是失败的。

为人父,虽说给徐凤年攒下了偌大家业,但也给徐凤年带来了非常人所能承受之危机与压力。未能给自己子孙后代一片幸福安宁,为人父,他也是失败的。

然而,徐骁为将、为臣却是成功的。

为将,沙场身先士卒,带出锽锽三十万北凉铁骑。春秋八国,被他领军横扫;沙场上百万生命,被他无情收割;离阳数十世族,被他灭去大半;天下半数江湖,被他纵马踏平,人屠二字,实至名归。

为臣,手握重兵,就算发妻被创,也未曾生过丝毫反意;铁骨铮铮,为离阳镇守西北边境二十载,不让离阳受外族一蹄之祸。

第三盏敬徐骁,敬其大义,敬其铁骨,也敬其枭雄一生。

第四盏,敬:剑道有你方有光,两袖青蛇李淳罡。

断臂老头儿,身材矮小,留着两撇山羊胡子,披着件陈旧破败的羊皮裘,踮起脚跟吃力抽出一本武学密典,沾了沾口水,翻开阅读。

这是李淳罡首次出场的情形,给人一种猥猥琐琐的感觉。

可就这么一个人,两度剑开天门,步入陆地神仙之境;于雨中滴水成剑,破符将水甲;以伞做剑,使出一件仙人跪;只手持剑,一剑胜天道;青州江上一步入天象,一脚踏黄龙;徽山大雪坪一句剑来,言出法行,二入陆地神仙之境;东海武帝城,借满城剑战王仙芝;八月初十观潮日,一剑破甲二千六;最后一剑开天,万里借剑邓太阿,完结了他的一生。

也许是李淳罡前半生过于辉煌,虽仅出手寥寥数次,却次次惊人。

第四盏敬李淳罡,敬其‘天不生我李淳罡,剑道万古长如夜’的豪情,敬其‘那年今世,只欠绿袍……’的惋惜。

五盏余一盏,敬:参差百万北凉人,生死两代北凉魂。

徐凤年面对离阳数万儒生曾说过:“春秋之中,徐骁麾下士卒战死沙场三十多万,嘉和年间征伐北莽,马革裹尸又十余万,随后十年中,又有八万余人战死。”

这就是整整五十万北凉军魂。

后来凉莽大战,一地对一国,三十万北凉铁骑,面对百万北莽大军,又战死几何?清凉后山三十万碑,俱是碑碑血泪。这还不算那些自主守城的北凉百姓。

北凉铁骑,俱是铮铮铁骨,不求功名利禄归,只愿马革裹尸还。对敌,唯有死战!

这前前后后上百万北凉人,还离阳一片大好河山,守离阳万里幸福安稳。

可离阳又何曾记得这五十万人埋骨何处?国子监数万读书人,终年佳篇颂太平,可曾为五十万人做祭文一篇?

最后一盏,敬北凉百万军魂。

镇灵歌镇楼:

北凉参差百万户,其中多少铁衣裹枯骨?

功名付与酒一壶,试问帝王将相几抔土?

山上走兔,林间睡狐,气吞江山如虎。

珍珠十斛,雪泥红炉,素手蛮腰成孤。

十万弓弩,射杀无数。

百万头颅,滚落在路。

好男儿,莫要说那天下英雄入了吾觳。

小娘子,莫要将那爱慕思量深藏在腹。

来来来,试听谁在敲美人鼓。

来来来,试看谁是阳间人屠?

以上纯属个人浅见,如有不喜,还望轻喷。

本期内容到此结束,如若有不准确或者错误的地方,敬请原谅!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