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雪中悍刀行》经典片段

2022-01-12 5 admin
《雪中悍刀行》经典片段

站点名称:《雪中悍刀行》经典片段

所属分类:电影文章资讯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每一部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应当是就像一颗悬挂天上的星辰,因其经典程度,散发出不同程度的光芒,最终汇聚成一条璀璨的星河,它就那样壮观地存在于这个时代,熠熠生辉,年复一年,永不黯淡!

1.我李淳罡要甚天道?

一剑足矣。

……

李淳罡大声道:“剑来!”

徽山所有剑士的数百佩剑一齐出鞘,向大雪坪飞来。

龙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剑一概出鞘,浩浩荡荡飞向牯牛大岗。

两波飞剑。

遮天蔽日。

这一日,李淳罡再入陆地剑仙境界。

2.“在老子家乡那边,借人钱财,借你十两就还得还十二三两,我温华的剑,是你教的,我废去全身武功,再还你一条手臂一条腿!”

年轻游侠儿泪眼模糊,凄然一笑,站起身,拿木剑对准墙壁,狠狠折断。

此后江湖再无温华的消息,这名才出江湖便已名动天下的木剑游侠儿,一夜之间,以最决然的苍凉姿态,离开了江湖。

刺骨大雪中,他最后对自己说了一句。

“不练剑了。”

3.这位驼背老人,微瘸着缓行,似乎一点不顾及那边有有皇帝陛下、有首辅张巨鹿、有大将军顾剑棠、有满朝文武在苦苦等候。

他默数着步数,终于拾阶而上,回望城门一眼,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老了。”

……

这位人屠笑道:“放心,我就是等人,不杀人。只要你们不搀和,本王也没有跟谁撕破脸皮的兴趣。”

徐骁笑道:“走,蔡将军,让本王看一看顾家铁骑的风采。”

这一日,当北凉王徐骁一骑临阵时,不知是谁先下马喊出一声参见大将军,紧急赶来的两万骑军,密密麻麻,全部跪下。

……

老人最后是说:“爹睡会儿。”

3.那一天,拒北城外,北莽孤注一掷,四十万铁骑压境。

穿上藩王蟒袍的徐凤年独自掠下城头,腰佩凉刀。

姜泥身披缟素,登上城头,将紫檀剑匣重重竖放在战鼓之下,她深呼吸一口气后,双手拿起鼓槌,开始擂鼓!

当第一声北凉战鼓在天地间响起。

城外独自站在北莽大军阵前的徐凤年,鬓角飞扬,双袖飘摇,飘然如神仙。

一道身形如流星坠落在战场上,刚刚站在徐凤年左侧,中年人双手负后,腰间悬挂一柄寻常铁剑,洒然道:“邓太阿在此!”

鼓声中,又一道身影急坠而下,站在了徐凤年右手边,她只是高声说出自己的名字,“大秦,洛阳!”

一人持枪从天而降重重砸落在战场上,高声道:“北凉徐偃兵!”

一袭紫衣如虹掠下,女子神色冷漠道:“徽山大雪坪,轩辕青锋。”

一袭腥红如血的袍子飞旋而下,“徐婴!”

一声声战鼓。

一道道流星坠落。

在年轻藩王左右两侧依次排开。

“隋斜谷!”

“东越剑池柴青山!”

“武当俞兴瑞!”

“吴家剑冢吴六鼎!”

“剑侍翠花。”

“西蜀薛宋官。”

“龙虎山齐仙侠!”

“武帝城于新郎!”

“楼荒!”

“龙宫程白霜!”

“南疆毛舒朗!”

“南诏韦淼!”

……

在北莽骑军和拒北城之间的那条横线之上,十八人,十八位武道宗师,就这么齐聚拒北城外。

江湖千年未曾有,以后千年更不会有。

什么是真正的天下无敌。

这就是。

4.徐凤年站起身,低下头,仔细佩好那把按照凉刀形制被孩子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狭长木刀,悬在腰间。

他柔声道:“我找到你了,小地瓜。”

城内是蛛死士。

城外四周各有一支人数都在万人左右的骑军。旭日东升,东方霞光如潮水一线缓缓推进。

徐凤年一只手放在小地瓜脑袋上,眺望远方,轻轻说道:“小地瓜,爹没能保护好你娘亲,但肯定会保护好你。今天,我们一起回家。”

5.“徐凤年”缓缓起身,双眸金黄,向天地示威一般伸了个懒腰,然后安静望向眼前的白衣女子,嗓音醇厚,“洛阳?” 女子的身影逐渐飘摇不定,开始消散在风中,她泪流满面,却是笑着弯腰敛袖,犹如八百年那一场初见,他尚未称帝,她在田野之间还不曾入宫,用魔头洛阳绝对不可能说出口的娇柔嗓音,她百转千回轻呼一声,“大王!”

......

白衣洛阳闭上眼睛,轻轻嗅了嗅,八百年前大秦逐鹿天下的战场是那般血腥,八百年后沙场厮杀也是这般如出一辙的味道,她呢喃低声道:“大秦洛阳在此。”

拒北城城头,一声比起先前鼓声都要沉重悲壮的鼓响,重重响起!洛阳也随之朗声笑道:“大秦风起!”光柱之中,那个肩挑天道的年轻人如闻城头鼓声,如听大秦皇后的言语。

6.徐凤年睁开眼睛,嘴角渗出血丝,抬起手臂,似乎想要伸手抓住什么,但是最后只是轻轻握住那把长剑的剑柄,深深看了她一眼。

这个风尘仆仆从北凉赶到广陵的年轻人,转过身后,缓缓拔出那柄穿胸长剑后,随手抛在远处。他捂住流血不止的胸口,没有说话。

千里迢迢,从荒凉边关一路来到山清水秀。

他的衣衫早已折皱,他的靴子早已磨损。

他怀揣着千言万语,最终不知如何说起。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就像棋盘上那枚过河卒子的年轻人,摘下那柄过河卒,手心在刀口上慢慢抹过,过河卒竟是饮血如人饮水,一滴不剩,全部渗入刀身。

他蹲下身把这柄过河卒放在那双靴子附近,“如果以后有人欺负你,就折断这把刀,我就远在千万里之外,也会瞬间赶至。”

他停顿了一下,沙哑说道:“就算我那时候已经死了,也会从阴间来到阳间,再来看你一眼。”

然后他站起身,对天地高声一句:“敢杀姜泥者,我徐凤年必杀之!”

当他说完这句话,他抬起手臂挡住眼睛,久久没有放下。

一步跨出,一闪而逝。

7.徐凤年一步一步走出阴影。

城上城下,只见这位离阳异姓王一把扯掉那件蟒袍!

衣衫如雪。

一如当年白衣出凉州!

这个不再做什么狗屁离阳藩王的年轻人,没来由笑脸灿烂,然后抬头朗声道:“徐骁嫡长子,徐凤年在此求死!”

8.邓太阿笑道:“以后有事没事,我都会常来西蜀看看你们。”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问道:“师父,我不是徐凤年那样的人物,没能让师父有个可以不辱没你名声的弟子,对不起。”

邓太阿正色摇头道:“你错了,有你这个徒弟,已经是最好了。”

离阳江湖有曹长卿有徐凤年这样的风流人物,当然很好。

但我邓太阿有你这样的徒弟,是最好。

天底下如果有人要你过得不好,很简单,先问过我这个做师父的答应不答应。

9.黄蛮儿低头,伸出枯黄手臂,拍了拍老道士身上的尘土,轻轻拍去。 这一生为了一个道字,无妻无子更无孙的老道士愣在当场。 瞬间老泪纵横。

........

老人伸出手指,直刺双眼,然后这位黄紫老真人颤颤巍巍抬起那鲜血淋漓的右手食指,在眉心划出一抹印痕,如开天眼,老人双臂垂下,轻轻搁在膝盖上,各掐一诀,安详道:“黄蛮儿,为师本事就这么点,学不来开天门,连开天眼也是这般勉强,”,“若是仍然无法为你挡下天劫,莫怪师父啊,”,世人羡长生,道人修清净,老人在生前最后一刻,记起了前几年山脚道观里自己徒弟的打鼾声,一点都不清净啊,可却是让老人最怀念,祥符元年的冬末,天师府池中那朵位于最高处的紫金莲,枯死。

10.那年武帝城头,老黄临终死而不倒,身边便是天下第二的王仙芝,老黄只是面北说了一句:“来,给少爷上酒呐。”

11.九天之云滚滚下垂,整座武当山紫气浩荡,他朗声道:“贫道五百年前散人吕洞玄,五十年前龙虎山齐玄帧,如今武当洪洗象,已修得七百年功德,”,“贫道立誓,愿为天地正道再修三百年!”,“只求天地开一线,让徐脂虎飞升!”,年轻道士声如洪钟,响彻天地间,“求徐脂虎乘鹤飞升!”,黄鹤齐鸣,有一袭红衣骑鹤入天门。

12..轩辕敬城捂住嘴咳嗽了几声,抬头看向乌云滚滚,轻声道:“年少时读书读到一句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当时只觉得的确可笑,后来细细琢磨,以为将笑字改成敬字,也不错。”

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

徽山三个敬字辈,轩辕敬宣已是死人,而轩辕敬城也是将死之人。

轩辕敬城收回视线,一手负后,一手伸出,大声道:“轩辕敬城请老祖宗赴死!”

13.孔镇戎始终没有转身,面无表情,这个昨夜被父亲厉声斥责不许前往下马嵬驿馆的年轻人,前程锦绣的车驾司员外郎,狠狠揉了揉脸颊,年哥儿,曾经的兄弟四人,严吃鸡成了国舅爷,也像他小时候希望的那样,安安心心做起了文章学问,而我孔武痴,也会做官了,我和他还是兄弟,曾经最怕死的李翰林,竟然当上了凉州关外游弩手的都尉,跟着你一起上阵杀敌,你们还是兄弟,我只想知道,我们和你们,还是兄弟吗?,年哥儿,这些年我在太安城帮你搜集了六十多套兵书,你还愿意要吗?

14.凤年站在徐龙象身边,伸手按在弟弟脑袋上,轻声道:“黄蛮儿,爹走了,但只要哥还在,天塌下来,就轮不到你来扛。

......

他仰起头,看着天空。 什么大秦皇帝,什么真武大帝,什么离阳王朝最具权柄的藩王。 娘亲走了,徐骁走了,大姐走了,二姐坐在了轮椅上,当初差点也走了。 为中原百姓镇守西北门户,那是他能做到自然是最好、实在做不到也谈不上有太多愧疚的事情。 但是谁想带走他徐凤年的弟弟黄蛮儿。 不行。

15.大楚儒圣曹长卿,他终于说出一句话,一句他整整二十年不曾说出口的话。 “这个天下说是你害大楚亡国,我曹长卿!不答应!”

    • 评论列表 (0条)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