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这些电影人的“小作文”,真的能帮助票房吗?

2021-11-13 33 zmmzmm
这些电影人的“小作文”,真的能帮助票房吗?

站点名称:这些电影人的“小作文”,真的能帮助票房吗?

所属分类:电影文章资讯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1905电影网专稿 电影《扬名立万》上映当天,导演刘循子墨在社交平台洋洋洒洒写了一段小长文,开头就提到,“在11月9号之前,我都从来没想过写关于这个电影的小作文,也不知道写什么…” 



在影视作品上映前后,导演或者制片人在社交平台撰写“小作文”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更不用说演员们利用自己的“明星效应”,撰写的“小作文”时不时登上热搜。 


在过去纸媒占主导的时代,一部成本较大的电影上映,都会伴随一本电影幕后书籍的诞生,通常书中配合着电影的幕后剧照,以及演职人员的创作心得。时至今日,这种古早形式,仍被部分电影作品沿用,有的是为了体现电影精良的创作幕后,有的只是为了单纯的服务宣传。 



譬如电影《刺杀小说家》在上映时,其创作实录《一场“中二”的冒险》便搭配着出版,导演、编剧、摄影指导、美术指导、造型指导、视效指导、赤发鬼扮演者、动作导演在内的8位创作者,事无巨细地在书中分享了整部电影的创作心得。 


随着媒体环境的变迁,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愿意把内容放在社交平台上。有的导演用小作文分享自己的创作心境;有的则用小作文来求排片;有的则来进行自我反思。不管目的如何,对于媒体而言,已然获得了一部分关注,二次传播之后,或能引起足够的关注。可是,这些洋洋洒洒的文字,你是否有停下滑动手机的拇指,认真读完呢? 


一呼百应的特例


比起刘循子墨朴素简洁的文字,同一档期上映的电影《梅艳芳》的制片人江志强,在梅艳芳58周年纪念日前一晚,在朋友圈洋洋洒洒写下的一段长文,可谓真诚和情怀共存。




江志强用他的“小作文”告诉了外界,他为什么执意要拍摄《梅艳芳》。文章里面,有他和梅艳芳的缘分,有他和张艺谋的遗憾——《十面埋伏》片尾的一句“谨以此电影缅怀梅艳芳小姐”的由来。 


正如文章结尾那句,“而今天,我希望能正式还梅姐一部电影。虽然时代更改,但感恩有无数感念梅姐的同路人同行,也期望能留给或许已不熟悉这个名字的时代一点力量。” 



整篇小作文里,有过往,有怀念,更有感恩,文字没有多么的华丽,反而朴实之下足以让更多人共情。这似乎一直是江志强过往小作文的风格。2020年,电影《赤狐书生》上映前夕,他也曾为此写了一篇小作文。小作文的内容不仅仅是在宣传电影,而是在当时的大环境,作为一位资深电影人,他将自己的诚恳和爱,统统放进了文字中,甚至一句,“毕竟,有你们,世界能坏到哪儿去呢?”成为金句,被广为传播。 



一时间,不少电影人为此转发。不是互相吹捧,而是吐露出那些感同身受的言语。文如其人,江志强始终将对电影的敬重放在这些文字之中。同样是呼吁排片,江志强在《送我上青云》的时候,作为投资人,他并没有过多提及太多自己的事情,而是用简单的笔触感谢了电影的监制姚晨,感谢她证明了女性电影人的力量,甚至坦言“自愧不如”。 



可事实上,对于电影的所有褒奖,他都值得。江志强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他并不是一位爱发朋友圈的人,而现在,每每有电影上映的时候,不管是作为投资人,还是监制,他都会动动拇指,把自己想说的内容告诉大家,只要能为电影起到一份力量就行。 


排片效应


正如江志强第一次为电影发声,是为了《闪光少女》的排片。而一直以来,为求排片发小作文,更是导演们的常规动作,可是常规之下,又总会带来不同的问题。今年春节档期间,《侍神令》导演李蔚然《人潮汹涌》导演饶晓志的“小作文”,便形成了巨大的差距。 


李蔚然在电影上映的第10天,发长文希望能得到影院的支持,甚至最后写到,“请珍惜《侍神令》最后的排片,再给我们一点热情;也希望影院同仁再给一点支持,让想看片的朋友们买票更容易些…期盼至暗之后往往迎来光明。” 



看似诚恳的话语,却并没有得到大众认可。因为他在文章前写到,“我们有自信够专业也做到了,但最后的选择权仍在观众手里”。言语之中,他深究创作艰辛,把四年的创作悉数道来。但是,作为导演,他完全忽略了观众的看法,而彼时的电影口碑,在任何平台都没有得到认可。 



即便他在“小作文”开头谈到,“从预售以来力持平静的我,终于彻夜难眠”,这种困境似乎最终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让多数观众产生一定的抵触情绪。


毕竟,整篇文章中,他还点到“观众的喜爱是流动的,审美趋向是变化的,四年前后的观影环境不同,这也是市场的常态。”似乎把自己的问题,摘得一清二楚。相较之下,饶晓志的“小作文”就显得诚意十足。 


电影《人潮汹涌》从预售开启以来,就提前被垫底。饶晓志在文字中提到,“这个怪片方和我没有做到位,无需另外指责谁。所以我是在理解院线立场的基础上,为自己电影‘求’一些空间,也期待最后能相互成全。” 



内容更像是内里的情绪表达,肯定自己和影院之间是一种互赢共通的关系,整体态度不卑不亢,绝对称得上是“满分作文”。在顶好效果的加持下,《人潮汹涌》也获得了影院的排片支持,以及观众的认可。 


走心的创作故事


除去“求排片”之余,导演们爱把创作思路写成“小作文”。电影《乌海》导演周子陽对于排片不到5%时,并没有太多情绪,理解当下的疫情防控,“心里五味杂陈”。


而他对创作的故事才娓娓道来,《乌海》的剧本开发历时约一年半,自己在连续几年收入微薄的情况下坚持创作,他将自己的艰难与痛苦尽数体现在杨华(黄轩 饰)这一角色上。 



最后也不忘在文中感谢了圈中那些施以援手的好友,以及每一位走进影院的观众。整篇小作文更像是一篇至诚至真的散文,“如果人们在看完《乌海》后,能够从中得到些许触动与感悟,那么这部电影就拍的值得,‘不管遭遇什么,我们都应该相信,虽然生活汹涌,但世间终究有爱’。”


年初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导演赵霁的映后小作文中,透露了作品背后艰难的制作历程。那会儿电影刚过3亿,片方结束了几场答谢场,但事实上,这个票房成绩对于电影而言,并没有实现盈利。 



有时候导演在写创作故事的时候,常常会把过往采访的内容重述一遍,赵霁则在畅聊创作幕后的同时,也感叹当下的遗憾:虽然电影破三亿了,但排片状况每况愈下,三亿的票房对于《新神榜:哪吒重生》来说,离回本还远远不够。因为影片票房不佳,其下一部电影《新神榜:杨戬》中的某位核心成员已提出离职。 



在当时的环境看来,这并不是一种“卖惨”,反而坦诚地让人心疼,看似平淡,却有足够的力量,也让观众看到了中国动画产业背后的不易。


异类创作


看过综艺节目的观众都知道,陈建斌爱写诗。不仅在微博写诗秀恩爱,还曾为新疆棉花事件写藏头诗。电影《第十一回》上映之际,平日不过度运营微博的他,或许是在宣传的建议之下,一口气发了8条微博,为《第十一回》中的8位角色创作了诗歌。批量创作可能有所打折,比起为妻子蒋勤勤写的情诗,这8首诗朗朗上口,更像是有趣的打油诗。 



譬如给周迅饰演的金财铃写的那句,“都说你是悍妇,我却心疼你的坚强,如果你也可以心疼一下我的脚底板就更好了。”在大众阅读之下,陈建斌老师的才华,可能更需要一位知音。比起诗歌的高雅,动画电影《罗小黑战记》上映时,导演木头则用非常适合电影调性的幽默,回应了当时大众对电影中哪吒一角是否蹭《哪吒之魔童降世》热点的质疑。 



他畅快地表示,不否认会蹭到哪吒的热度,但两者根本不需要一决雌雄。早在创作剧本时,就已经打算拿哪吒作为亮点,甚至还让饺子导演看过剧本。简单的表述,既表明了态度,又让大家看到了中国电影人之间的默契合作,可谓是绝对的“高情商”。文章最后,不忘带上各种颜文字,还在线让网友想个热搜词,风格不失俏皮可爱。 



事实上,不管电影人发小作文是为了什么,以及是用什么风格呈现,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他们对自己创作结果的珍惜。这些小作文最终或多或少都能帮助到一些内容,甚至在二度传播下,获得一定了市场反馈,但最终能为电影加分,或是减分,依旧还是电影的本质内容说了算。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