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文章资讯内容详情

关锦鹏吴宇森曝新片动态 导演的创作生命有多长?

2021-11-17 22 zmmzmm
关锦鹏吴宇森曝新片动态 导演的创作生命有多长?

站点名称:关锦鹏吴宇森曝新片动态 导演的创作生命有多长?

所属分类:电影文章资讯

官方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进入网站

站点介绍

有三位著名导演在近期都有了新片消息:关锦鹏参加导演竞技真人秀《导演请指教》,首期宣布执导《胭脂扣》IP短片;75岁的吴宇森将重返好莱坞,导演一部无台词动作片《寂静的夜晚》;顾长卫正在和葛优王俊凯合作拍摄电影《刺猬》。


这三位导演都曾拍出留名影史的经典佳作,也都经历过事业低谷,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新电影与观众见面,但都没有放弃导演创作。

 

如今他们卷土重来,还能重返巅峰,再度拍出如《阮玲玉》《英雄本色》《孔雀》这些好电影吗,归来后的他们,还有属于他们那片曾经风华正茂的电影江湖吗?


01 关锦鹏,难开长片


关锦鹏年少成名,二十岁出头担任许鞍华的助理导演,有“香港第一副导”之称的他,以《女人心》开启导演生涯,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迎来爆发期,《胭脂扣》《人在纽约》和《阮玲玉》一同构成他的创作高峰。

 

关锦鹏擅长拍女人戏,银幕里描绘的女性形象细腻丰满,颠覆传统,“如花”之于梅艳芳,“阮玲玉”之于张曼玉,角色与演员更是彼此成就,一并镌刻在华语电影的史记之中。



但2005年《长恨歌》的巨大挫败令关锦鹏元气大伤,也令全身心投入的女主角郑秀文备受打击,甚至致使她患上抑郁症,息影数年。

 

往后的十多年来,关锦鹏更多以制片人、监制身份参与电影,协助后辈拍摄了《恋爱中的城市》《纽约纽约》《谎言西西里》《南极之恋》等片,同时自己也拍了一些广告片和短片。



上一部他执导的剧情长片还是三年前的《八个女人一台戏》,郑秀文、梁咏琪白百何赵雅芝齐溪等同场飚戏,上演娱乐圈女星的“宫斗计”,但在电影节亮相后,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公映计划。而十年前他导演的《用心跳》,同样销声匿迹,至今都未能见得影片全貌。



一直以来,关锦鹏都有在准备新片,在截至目前公布的几个项目中,李樯编剧的《放浪记》已确定流产,三毛传记片《撒哈拉沙漠》早就立项,还未开拍,《牡丹亭》也搁置多年。

 

尽管关锦鹏参加导演竞技类节目,借助网络平台的资金与资源扶持执导电影短片,还是很期盼他能再拍长作,回归银幕。


02 吴宇森,壮志未酬


“一位父亲为替儿子报仇加入帮派的故事”、“全片没有一句对白”,“乔尔·金纳曼担任主演”,吴宇森执导的《寂静的夜晚》这个新项目一公布,便引发关注。

 

当同龄人斯皮尔伯格还在拍歌舞电影,挚友徐克也投入参与战争大片《长津湖》,吴宇森自2017年的《追捕》后,就放下导筒很长一段时间了。主要还是身体原因,在拍摄《太平轮》期间,吴宇森查出罹患癌症,后来度过危险期,恢复健康,不过状态还是欠佳。



70+年龄段还一直奋斗在一线的导演,已是少数。吴宇森拍电影超过50年,开创暴力动作美学先河,获得昆汀等后辈著名导演的簇拥,他的影响力和地位毋庸置疑。

 

这次新片之所以瞩目,是因他时隔十多年重返好莱坞,曝光的故事简介和无对白的风格,也令人联想到欧洲经典的黑色电影《独行杀手》,可以看出,已经步入创作晚期的吴宇森,还给人以一种渴望挑战自我,突破硬汉动作片类型的强大野心。

 

只是,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前作《追捕》令观众大失所望,白鸽还在飞、枪战还在拼,但故事情节、人物塑造、剪辑节奏等层面失控崩盘。



早在拍完《赤壁》系列之后,吴宇森的电影路就走得不太顺遂。他监制、联合执导的《剑雨》尽管被很多影迷誉为新世纪以来最佳武侠电影,但上映时不敌同档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票房失利,也导致导演苏照彬在电影界就此沉寂了下去。

 

之后汇聚吴宇森历史浪漫情怀的大片《太平轮》上、下两部分配执行不当,整体故事叙述虽有情调,但心有余而力不足,票房惨败。

 

直到今年,我们才又看到“吴宇森”重出江湖,他为《啥是佩奇》导演张大鹏执导的广告短片《川流》保驾护航,担任监制,该片新编三国题材,重塑曹操形象,收获不少好评。



在《寂静的夜晚》之前,吴宇森就有意执导美版《喋血双雄》,将原版周润发的角色改为女性,但随着女主角露皮塔·尼永奥的退出,这个项目不得不重新做出改变。在《赤壁》之后,吴宇森还表示过要筹拍《飞虎群英》,十多年来都难以成型,恐怕今后更难。

 

吴宇森曾透露,如果要拍最后一部电影,他会拍给徐克,将他和徐克成为朋友,在创作中有过不合,最后又重归于好的过程,拍成一部武侠片。愿能如他所愿。


03 顾长卫,回归文艺


不少影迷听闻顾长卫正在拍摄《刺猬》,都感慨:导演顾长卫终于回来了。


倒不是因为他太久没有执导过电影,而是很久没拍这类从故事到班底看上去都比较靠谱的项目了。

 

从第五代导演的御用摄影师,拍出《孩子王》《红高粱》《菊豆》《霸王别姬》等影史经典,到勇闯好莱坞,为大导演罗伯特·奥特曼掌镜,再到回国执导《孔雀》,拿下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与之后的《立春》《最爱》构成“时代三部曲”。


顾长卫摄而优则导的这份履历,羡煞电影业界。


 

比起同代的陈凯歌张艺谋,他转身拥抱商业资本要晚得多,当两位导演卷入大片市场,历经挫折与自省,再重回如今的理想状态时,顾长卫却又重蹈覆辙,踏入这片深水区,转型拍摄喜剧片《微爱之渐入佳境》和青春片《遇见你真好》,结果也从“试水”变成了“溺水”。

 

这两部电影都与顾长卫以往的文艺题材和风格背道而驰,还都是改编比较不知名的网文小说。他试图以此进入当下时代,却缺乏有效表达的手段,仿佛是一位过时的老人强行要进入年轻人的世界,《微爱》赢了票房,输了口碑,《遇见你真好》双双惨败,两部片子在豆瓣上都低于5分。



这回的《刺猬》则预示着他再度回归严肃题材,影片改编自“东北文艺复兴三杰”之一郑执的短篇小说《仙症》,讲述一个天真的精神病患者和一个压抑少年相互救赎的深沉故事。


顾长卫将回到他熟悉的表达领域:关注边缘人物和时代症结,重回《孔雀》《立春》《最爱》里的那种“灰”色的现实主义。



他曾说,《孔雀》和《立春》的成功,很大程度要归功编剧李樯,是李樯提供的优秀文本令他有较好的导演表现,《最爱》则因篇幅删减问题,削弱了更深层的表达力量,所以《刺猬》能不能成为他个人真正满意输出的作品,值得期待。


04 导演的“生命”


一个导演的创作生命可以有多长?

 

有人到了晚年还在坚持,比如91岁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今年还拍出新片《哭泣的男人》;85岁的伍迪·艾伦,保持平均每年拍一部电影的频率;71岁的张艺谋,近两年来一口气拍出《一秒钟》《坚如磐石》《悬崖之上》《狙击手》四部电影。



有人提前退休或转型,比如第四代导演谢飞,以《湘女萧萧》《本命年》《香魂女》《黑骏马》连夺国际电影节各类大奖后,到了60岁就退休,转回学校任教。


有人是等待时机再执导筒,以《人生》《老井》《变脸》盛名的吴天明在2002年后,也是在60多岁放下导演一职,时隔十年,73岁的他才再执导《百鸟朝凤》。和张艺谋同代的导演田壮壮自2009年《狼灾记》失败后,不当导演逾十年,也是去年才回归拍摄《鸟鸣嘤嘤》



再如林德禄导演,他曾活跃在80-90年代的香港电影圈,2000年初就转往金融行业,到了2014年才以《反贪风暴》系列重当导演,在反腐、缉毒、扫黑题材创作热潮的当下,最近更是扎堆拍出《反贪风暴5》《隐秘世界》《扫黑行动之临界点》三部新作。



导演的创作生命有长有短,而新导演和老导演相比,又有不同挑战和境遇要面对。

 

和关锦鹏一同在《导演请指教》中参与竞赛的导演德格娜,她的前作《告别》曾在2015年FIRST青年电影展上斩获最佳剧情长片,获得评委主席姜文的大力认可,但至今却都没有推出下一部长片。


节目中,她在拍摄短片《回到伯勒根河》时,还因为停了四年未看电影,未拍电影,一度感到“手生”。



在另一档同类节目《开拍吧电影》中,也迎来久未露面的导演郝杰。他擅长拍摄乡村现实题材的艺术电影,曾以《美姐》斩获多项荣誉,备受业内肯定。


之后他转向拍出商业片《我的青春期》,表现却异常失败,随后他整整“消失”了六年,闭关修佛,暂时远离电影和创作。



不仅是他们,不少新导演在拍出一、两部令人眼前一亮的电影后,就昙花一现了。纵使表达欲和创作力旺盛,有人不被投资拍片,创作无法产出、触及观众;有人踏入市场,没有衡量好自我表达与投资方、受众的关系,票房失利,就难有下一部的机会。


而那些曾拍出经典之作,现在步入创作晚期的导演们,他们的作品质量有高有低,创作的生命力也像火箭一样,加速过,也坠落过。巅峰过后,要再拍出经典,的确很难,但当他们再度进入片场,如何避免老态龙钟,如何触摸到当下世界的肌理,做出与时俱进的表达,也是要思考的事情。


导演无论新或老,资历深或浅,他们能做的,就是如同德格娜在节目中所说的,“能拍的话,就好好拍吧”。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